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世界历史网>>中国历史>>清朝>>1650年11月24日到12月5日清朝军队在广州的一次对平民大屠杀事件:庚寅之劫

  庚寅之劫,指1650年(清顺治七年,南明永历四年,即中国农历庚寅年)11月24日到12月5日清朝军队在广州的一次对平民大屠杀事件。

  顺治六年(1649年),尚可喜获满清册封为“平南王”,此后便受命带领清兵南征广东。次年二月,清军攻至广州城下,开始了长达十个月的围城攻坚。到了至十一月,当年公历11月24日,尚可喜与靖南王耿继茂指挥的清军(汉军镶蓝旗)在围困进攻近十个月后,经过艰难的战斗,包括筑垒相逼,以楼车攻城,及动用荷兰炮手,终于攻破广州城,随后对据城死守的广州居民进行了长达十天的大屠杀,根据相关记载及研究,死亡人数有约八千、八万、约十万以及约七十万的说法。

  《清史稿》卷二百三十四记载:“继茂与可喜攻下广州,怒其民力守,尽歼其丁壮。”

  黄佛颐的《广州城坊志》引用清人方恒泰《橡坪诗话》的记载:“城前后左右四十里,尽行屠戮,死者六十余万人。相传城中人士窜伏六脉渠约六七千人,适天雨,渎溺几尽,其所存仅二人,双门底刘中山其一也。”“止有七人躲入大南门瓮城关帝庙神像腹中,得免诛戮。”

  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在《鞑靼战纪》描述广州大屠杀:大屠杀从11月24日一直进行到12月5日。他们不论男女老幼,一律残酷地杀死,他们不说别的,只说:“杀!杀死这些反叛的蛮子。”……最后,他们在12月6日发出布告,宣布封刀。除去攻城期间死掉之人以外,他们已经屠杀了十万人。

  荷兰使臣约翰·纽霍夫在其《在联合省的东印度公司出师中国鞑靼大汗皇帝朝廷》一书中亦记述到:“鞑靼全军入城之后,全城顿时是一片凄惨景象,每个士兵开始破坏,抢走—切可以到手的东西;妇女、儿童和老人哭声震天;从11月26日到12月15日,各处街道所听到的,全是拷打、杀戮反叛蛮子的声音;全城到处是哀号、屠杀、劫掠……在冬月的六日,总督及清军统帅下令,即日起不得再从事如此残酷的杀戮。我得到确切的消息,18天内,被鞑靼人残忍屠杀的,在八千人以上”。

  美国汉学家魏斐德在其著作《洪业——清朝开国史》(The Great Enterprise: The Manchu Reconstruction of Imperial Order in Seventeenth-Century China)提及当时有多达7万人被杀,“尸体在东门外焚烧了好几天,直至19世纪,仍可看见一座积结成块的骨灰堆”。

  顾诚《南明史》描述道:顺治七年尚可喜、耿继茂“再破广州,屠戮甚惨,居民几无噍类。浮屠真修曾受紫衣之赐,号紫衣僧者,募役购薪聚胔于东门外焚之,累骸烬成阜,行人于二三里外望如积雪。因筑大坎痤焉,表曰共冢。”番禺县人王鸣雷写了一篇声泪俱下的祭文,摘录一段以见当日情状: ..甲申更姓,七年讨殛。何辜生民,再遭六极。血溅天街,蝼蚁聚食。饥鸟啄肠,飞上城北。北风牛溲,堆积髑髅。或如宝塔,或如山邱。便房已朽,项门未枯。欲夺其妻,先杀其夫;男多于女,野火模糊。羸老就戮,少者为奴;老多于少,野火辘轳。五行共尽,无智无愚,无贵无贱,同为一区。.. 广东著名文人邝露就是在这次屠城中遇难的。

  广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《广州市志--宗教志》记载:“清顺治七年(1650),清军攻广州,死难70万人。在东郊乌龙冈,真修和尚雇人收拾尸骸,‘聚而殓之,埋其余烬’,合葬立碑。”

  广州市社会科学研究所认为“七十万人”显然不可信,因为明末广州府十三县人口总共才40万人。(《广州研究》)

  另有意见认为当时广州人口约40万,而死难者约十万人或超过十万人。(《海幢寺:恢弘庄严的岭南雄刹》)

  “清顺治六年十月,满清大军抵达广州,围困城池长达10个月,最终攻下城池,平南王尚可喜率清军攻陷广州之后,屠城十日,尸横遍地。广州城当时人口大约40万,死难者约五分之一。”

汉武帝前89年轮台罪己诏

《轮台诏》是前89年(征和四年)汉武帝所下达的诏书,公开向臣......[详细]

中国现存四个丹书铁券实

钱镠铁券或称钱王铁券是中国现存四个丹书铁券实物中,年代最早的......[详细]

中国近代史上最庞大的一

在参与八国联军中的日本、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都有分割中国领土的......[详细]

世界上第一个敢向世界宣

清朝末年义和团以“扶清灭洋”为口号,大举进京“勤王”,到处任......[详细]